您的位置: 首页 > 区块链

火币区块链应用研究院院长袁煜明:区块链可以改善生产关系

2019-10-15    作者:小编

火币区块链应用研究院院长袁煜明:区块链可以改善生产关系

4月26日下午2点,在由GWC长城会、云创天使主办的GMIC数字经济峰会上,火币区块链应用研究院袁煜明院长带来主题为《数字经济主题演讲》。袁煜明提出两个问题,区块链为何改变生产关系以及如何改变生产关系。针对第一个问题,袁煜明提出四点。第一,加密算法的代码代替传统的契约;第二,实现资产的广义化;第三,实现所有者、生产者和使用者的统一的;第四个细化权责划分的颗粒度。

针对区块链如何改变生产关系,袁煜明重点提出五大形式。包括降低信用门槛;打破公司组织的边界;削弱渠道的价值;组织长尾供给以及改变企业追求垄断的天性。并呼吁区块链是真正的实现了共赢,可以改善生产关系的机制。

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:

非常高兴和大家一起分享交流我们对区块链的一些理解,很诚惶诚恐,我希望更多的是可以抛砖引玉,供大家批评指正,我可能主要和大家交流的是二个话题,第一个是区块链好,股份制不好,所以我们要用区块链替代股份制。第二个话题是如何去构建一个区块链的商业体系,这二个东西,一个是出发点,一个是目的地。但是有一个东西,我之前是没有系统性的讲过的,就是如何从出发点到目的地。为什么区块链能够改造生产关系以及区块链如何来改造生产关系,这二个问题之前没有系统性的梳理过,很高兴和大家一起交流,分享我们的想法,供大家拍砖。

区块链为什么可以改善生产关系,这四大驱动力是根本性的。第一个就是加密算法的代码代替传统的契约。合同或者是契约英文是同一个词,这是整个商业世界里的一个核心,所有的商品,或者是劳务的交易都是要依靠契约的,契约是非常重要的东西,不管是长期的,短期的,隐性的,显性的都是要通过契约的。现在的加密算法的代码可以通过数字签名来保证你的省身份,通过哈希指针契约不被船该,通过智能合约能被执行,导致了生产关系能被改变。

第二个是实现资产的广义化。资产包括了货币现金,应收款,商誉等等,对很多IT的公司是不适用的,有的人说可以用现金流来给公司一个估值,还有一些公司,哪怕是用这种也没有办法很好的衡量。不仅没有利润,也没有现金流,从财务的报表上没有任何的迹象表明可以做好,但是就是过了二年利润就很高,一直打传统的财务脸。大家学物理的时候是不是学过暗物质,用目前的物流学的方法是无法探测到的,但是很多的现象是无法用牛顿万有引力来解释的,问题在哪里,问题就在于有暗物质,一旦把暗物质放进去,整个的解释就豁然开朗了。所以在IT和互联网的世界里,也有很多的暗物质。

有很多用户的数据,可能有很多很好的员工,有很多很好的创意,这些都是很有价值的东西,但是这些在传统的财务报表上是体现不出来的,这些价值相当于挥发掉了,现在可以通过区块链把这些价值用显性的价格表现出来,把这些隐性的资产表现出来,整个资产表扩表了,这是很大的改变。

第三个实现所有者、生产者和使用者的统一的。以前是没有办法统一的,比如是你天天去一个餐厅吃饭,你也不能成为老板,除非是你可以搞定老板娘之一,你只是一个顾客,你不是公司的员工。包括我们看到了一些企业家,他们有一些特殊的信条,客户第一,员工第二,股东第三。大部分的企业家是做不到的,因为他们需要为股东负责,不管你把什么排在前面,都是在排序,为什么排序,因为这几个不是一个东西,但是区块链就不需要排序了,这个人即是你的使用者,也是你的所用者,也是生产者,这才是一种共赢的机制。

第四个细化权责划分的颗粒度。权责界定的越明晰,经济就越容易达到帕累托最优。其实只要不是标准品的市场,都可以理解为是一个柠檬市场,比如说二手车,卖的人可能说这个车非常的好,但是客户买回去以后,几天问题就出来了,这种事情多出来几次以后,这个市场就被做坏了,那就把价格压低,那卖车的人也不愿意把好车给你,把一些不好的车卖给你,最后导致这个市场的坏车越来越多。这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被提了出来。但是以后有了区块链,我们可以把东西都标出来,什么是买方的责任,什么是卖方的责任,出了问题谁来赔,怎么赔,自动的赔,这个还是需要AI,需要物联网的,但是本身可行的,所以区块链可以把权责划分的颗粒度大幅度的细化。

第二部分五大表现形式,区块链如何改造生产关系有五大形式,第一个是降低信用门槛,杠杆是一个好东西,很多的时候是可以提高效率,促进生产效率,提供加速度的,为什么有一些人,有一些企业可以获得杠杆,原因是因为他们有信用,信用是一个杠杆的来源,但是目前企业IPO的时候,律师费,手机费可能要几百万,小一点的企业根本就承受不起,不要说个人了,但是有了区块链以后,就可以把一些很细碎的,一些小的信息都放到区块链上,哪怕是个人也变的可能了,通过区块链可以降低信用门槛,从而提高效率。

第二个打破公司组织的边界,为什么会有企业,整个的市场是有交易成本的,这个交易成本是广义的,包括了欺诈和信息的不成,企业的交易的成本是比外部低的,当交易的成本差不多的时候,就成为了一个企业的边界,但是有了区块链以后,整个市场的交易成本变的很低,这时候不需要有很大的企业,甚至是可以不需要有企业。去年12月份的时候有一个新闻,李飞飞执掌谷歌中国,今天是一个AI的场子,他是搞图片库的,深度学习最难的不在于算法的本身,而是需要有海量的给定标签的数据,当时李飞飞下载了十亿张的图片,需要做标定的工作,当时李飞飞没有什么钱,传统的做法是找一个外包企业,外包企业非常的不容易,他们在三四线的城市找一个地方,雇了很多的当地的年轻人,包吃包住,有很严格的制度,包括奖惩的制度,最后成员的流动性很高,成本也很大。李飞飞在亚马逊上找众包平台,这些人都是用碎片的时间,超过一半的人他们的工资是要比美国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要低,找了五万个人做,最后做成功了。当然亚马逊的AMT还是一个中心化的平台,规则不透明,到底这个单子给了谁,花了多少的钱,不同的地方是不一样的。所以如果是采取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的方式,这个成本也降低了,效果是更好的。所以通过区块链的方式是可以把整个市场的交易成本大幅度的下降,企业可以变的很小,甚至是变的不需要。未来的形式有二种,一种是很多的自雇人士,像一个小作坊的形式,还有一种是松散耦合的方式把大家集合在一起,上午给这一家上班,下午给另外一家上班,大家是一个合作的关系。

第三点削弱渠道的价值,现在有一句话是渠道为王,内容是不能为王的,绝大多数的内容都是为渠道马首是瞻。比如说商场里的卖日用品的,都是给商场打工,商场大多数是给房东打工,原来以为互联网起来了以后,可以把渠道给消化掉,但是互联网有一个聚集的渠道,比如说游戏,大头都是给渠道商的,做渠道的坐享其成,大家都想做渠道,这是不正常的。那么区块链下是怎么样的?只要有好的内容,就有自来水。水军是需要花钱去买的,自来水不需要花钱买,用户会自发的愿意去传播好的产品和内容,一传十十传百,最后好的产品就被发掘出来了,通过区块链把渠道商挤下船,削弱渠道的价值,我理解渠道在未来的区块链里会存在,但是它不应该主导整个的商业世界。

第五个组织长尾供给。虽然我们经常说共享经济,但是本质是一个分享经济,不是真的打赏了共享,而是头部商家的供给,很悲哀的是一个消费降级。比如说我们去外面旅游,最后买的都是义乌小商品市场的,包括我们的互联网上有很多的电商,有团购,有拼单哪怕你有格调,有品味,但是你必须和大家保持一致,这是一个消费降级。比如说我想吃八宝粥,我想吃法国的黑松露,只要你可以提供信用,都没有问题,这是真正的实现了C2B,C可以把B组织起来,凭什么C可以有能力组织,你要有信用,所以区块链下每一个人都可以组织自己的信用,才可以把这个长尾供给组织起来。

所有的事情,区块链是真正的实现了共赢,把大家放在同一条船上,这是能改善生产关系的机制,谢谢大家!

上一篇:区块链认可度关联比特币跌宕命运,入行需谨慎,警惕空气币
下一篇:让利消费者算什么?联想要让国内用户用上区块链手机

相关阅读